首頁 >  教育 >  教育聚焦

奧數適合學有余力又有興趣的學生

摘要:與奧數的冷相比,信息學奧賽培訓和少兒編程越來越熱,從傳統的中小學校外培訓機構到專注于成人職業教育的專業IT培訓機構,紛紛開始布局少兒編程

日前,第60屆國際數學奧林匹克競賽(IMO)結果公布,中國隊與美國隊并列團體冠軍,6名中國隊隊員全部獲得金牌。中國隊時隔4年后再次奪得該賽事的團體冠軍。

華南師范大學附屬中學(下稱“華附”)高二學生胡蘇麟是金牌獲得者之一,他目前已經收到北京大學數學系的錄取通知書,將于8月赴京繼續深造。而在華附,僅2019屆高三畢業生中就有近50人獲各學科聯賽省級一等獎,2人入選國家集訓隊,15人獲清華北大保送或降至一本線錄取。

“奧賽升學”這條路適合哪些學生?“奧賽培訓熱”在“禁奧令”后是否會卷土重來?

“牛娃”也非一帆風順

曾與國家隊失之交臂

胡蘇麟并不是兩耳不聞窗外事的“學霸”。高大帥氣的他是國旗班護旗手,還是短跑好手,曾獲校運會4*400米項目冠軍。他很愛玩,參加集訓時喜歡和隊友一起玩牌類游戲,在放松之余拉近彼此的距離。

“談到數學時他的眼里是發光的。”胡蘇麟的高中班主任劉知南說,“很多人認為他有天賦,但我覺得更重要的是他的勤勉,他每天都會花大量時間在數學題目的研究上。”

“他是第一個我主動勸他不用交數學作業的學生。”胡蘇麟的初中奧數教練劉燕萍說,胡蘇麟不僅僅停留在解題上,還會對數學問題進行深入的思考,并寫成小習作。她回憶,在初三上學期,班上專門出了一期墻報,主題就是胡蘇麟的數學小習作。“很多人可能覺得數學很枯燥,他卻覺得好玩得很。”

胡蘇麟從小便對數字十分敏感。小時候參加畫畫興趣班,其他小孩在畫花草,他卻按照自己腦中的規律,用數字把整張畫紙都畫滿。

“帶他去公園,他畫的圖也是用數字的方式表達所見。我想這就是孔子說的‘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胡蘇麟的父親說,“胡蘇麟不斷學習鉆研奧數的動力就是他對數學本身的興趣。”

進奧數國家隊的難度很大。以2018年高中數學聯賽為例,廣東從大約1000名奧數尖子中選拔出22人組成省隊參加中國數學奧林匹克(CMO),CMO的前60名可以進入國家集訓隊,進行為期近一個月的集訓學習和選拔考試,歷經兩輪選拔,才能成為6名國家隊成員之一。一般人口中的奧數“牛娃”多折戟于此。

胡蘇麟坦言:“一路走來并不是一帆風順的,面對這么多場考試,總會有發揮不好的時候,這時我會與教練、父母溝通,多虧同學的耐心開導,重新幫助我梳理信息,才能走到現在。”

胡蘇麟奧數之路上的艱辛遠不止于此。他小學四年級接觸奧數,初中就讀于華附奧班,高一時在CMO中排名第61,與國家集訓隊失之交臂。所幸,他在高二卷土重來,隨后進入奧數國家隊。

日前,結束高二學習的他已經被北京大學數學系錄取,8月就將赴京深造。

為升學加分學奧數

可能浪費時間加重負擔

除了剛剛奪金的胡蘇麟,華附2016級學生吳泓毅去年被中科大少年班提前錄取,并于去年11月奪得第12屆國際天文與天體物理奧林匹克競賽金牌。2017年,華附學子任秋宇、何天成雙雙獲得第58屆國際數學奧林匹克競賽金牌……

而即便不能成為頂級選手,也有可能在奧賽中獲益。今年,國內各知名高校的自主招生要求紛紛收緊,以中山大學自主招生為例,只有在高中階段取得全國中學生五項學科競賽(數學、物理、化學、信息學、生物)省級賽區一等獎的學生有資格報名,過去能作為“敲門磚”的論文、發明專利等全數失效。

在這五項學科競賽中,最受校外培訓機構和家長青睞的是信息學。業內人士分析認為,物理、化學、生物都屬于初中階段課程,小學還不具備上課的基礎;數學近年來被“冷處理”,競賽班少了很多;剩下在小學階段能開始上課的只有信息學。

很多家長在孩子小學階段就開始為升學憂心。信息學培訓班、少兒編程班的起點較低,孩子可以跑在前面,成為家長們選擇報讀的重要原因。

信息學還是一些家長心目中的“靈丹妙藥”。周女士為三年級的兒子報讀了少兒編程班。她說:“聽說學編程能提高孩子的數學成績,鍛煉專注度。”至于以后是否讓孩子參加信息學奧賽,周女士說“讓他試試,順其自然”。

奧賽升學的路看上去很美,但每個孩子都適合往奧賽道路上走嗎?像周女士一樣抱著“試一試”態度的家長有很多,而奧賽教練們則有不同的看法。

今年3月,第60屆國際數學奧林匹克中國國家集訓隊到華附進行集訓。中國數學會副理事長、中國數學會普及工作委員會及數學奧林匹克委員會主任陳敏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舉行奧林匹克數學競賽主要目的,是給學有余力、在數學上有興趣的學生一個展示才華的平臺,同時也以此選拔國家隊隊員。”

廣州市第二中學信息學首批學科帶頭人、信息學奧賽總教練林盛華認為,信息學人才要有良好的數學邏輯思維能力、自主學習能力和足夠的自律。“不是每個孩子都能往信息學競賽的路上走。”

“許多孩子并不能做到學有余力,也沒有數學等方面的天賦與興趣,只為了升學加分而參加奧賽培訓,在浪費時間和資源的同時,還加劇了家長的焦慮感。”教育專家分析稱。

中山紀念中學信息學奧賽領隊宋新波認為,是否讓孩子學習編程,應以孩子的興趣和能力為主,不要盲目跟風。“學生的基礎學科是否扎實對學習編程是很重要的,尤其是數學,邏輯思維的好壞在信息學的學習中起到很大作用。”

“全民奧數熱”降溫后

奧數“冷”了編程“熱”了

叫停奧數競賽、嚴禁奧數與招生掛鉤……近年來,國家與地方不斷出臺“禁奧令”,為“全民奧數熱”降溫。

記者走訪了廣州多家中小學校外培訓機構,相關負責人均表示,自去年起,機構根據相關規定進行了積極自查,沒有舉辦數學競賽,也沒有開設針對數學競賽的培訓班。

與奧數的冷相比,信息學奧賽培訓和少兒編程越來越熱,從傳統的中小學校外培訓機構到專注于成人職業教育的專業IT培訓機構,紛紛開始布局少兒編程。

今年3月,教育部印發《2019年教育信息化和網絡安全工作要點》,提出推動中小學階段設置人工智能相關課程,逐步推廣編程教育。有測算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少兒編程培訓行業市場規模已達40億,用戶規模約1500萬。到2019年,其市場規模將達到百億。

以佛山某機構為例,其面向小學和初高中學生,其中小學課程主要是Scratch(圖形化編程),中學課程包括Python(一種編程語言)基礎、數據庫基礎、數據結構基礎等。

查看其“公開課”后,記者發現該機構的授課場所類似普通民居,主辦者在房間里擺上電腦、桌椅、大電視等就可以開班授課。

記者調查發現,由于需要電腦等硬件作為教學支撐,這些課程的價格一般高于以往的奧數課。上述機構采取小班授課的形式,8人起開班,暑期班價格為3696元,共32個課時,同時還有聯賽練習班,主要面向10月舉行的信息學全國聯賽,價格為2100元。如果按年算,學習編程的年花費大約在一兩萬元之間。

這些課程的標準也良莠不齊,其中有的機構使用信息學奧賽教程來授課,有的選用國外課程并自行翻譯,有的則采用自編教材。

“社會上的編程類課程越來越多,這是正常現象,但家長要理性看待。”中國計算機學會(CCF)全國信息學奧林匹克(NOI)科學委員會主席王宏說,“一方面,孩子并不是一定要學編程,學了編程不代表能學好其他基礎課程;另一方面,信息學奧林匹克是針對那些邏輯思維能力較強而且學有余力的孩子設置的,不是每個孩子都能向競賽方向發展。”他說,社會上部分機構的信息學課程存在標準設置不規范、收費過高等問題,建議有關部門做好指引和管理。

返回首頁 |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聲明 | 網站地圖 | 網站法律顧問
茂名日報社(www.mncdr.co )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廣告業務咨詢:13828687866 地址:廣東省茂名市迎賓路156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  網站備案號:粵B2-20040638
北京赛车pk10开奖网站